文圈新人一枚,爱好古风、翻译风文章,古典乐,印象派作品等

银镯记

捋一缕月光,覆在你腕上
从此红尘,便缚于这束光中
月光皎洁,而红尘不再

造化游戏

我睁开惺忪的睡眼,视线还没来得及变清晰,就已听到哗哗的流水声。达西姨妈刚洗完脸,正半弯着身子对着镜子抹着口红:一圈、又一圈,抿——她盖上口红,直起身来,头顶几乎要撞到天花板的斜顶。我避开浴室的亮光,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。
“安,起来了;达西,帮我叫叫她好吗?”妈妈在楼下弄早餐了,我似乎听见了煎蛋的声音。
“安,亲爱的宝贝,你妈妈叫你起来呢。”达西姨妈用夹子别起头发。
“达西姨妈,你今天去接梅吗?我好想她。”我捂着被子坐了起来。
“不,亲爱的。梅在她爷爷家呢,我过两天带你去吧。”她坐到床上,床垫上下晃动了几下,“现在起来吧,小宝贝儿。”她一手搂过我,在我的脸上狠狠亲了几下。她浅棕色的头发挠着我的颈部,怪痒...

乞巧(节选)

  又是一年七夕。
  映着月光,云楚叫人端来了一盆水,几根银针。银针在月下泛着惨白的光芒。
  “我听说,从前你在姑娘家的时候,常做这游戏,名曰‘乞巧’。今日我也想凑个热闹。”
  热闹?是了,两个人的热闹。
  小七接过针,熟练地将它浮在水面上。她没有纠正公子,乞巧是在正午进行的。
  云楚此时正别过脸去,月白的衣衫随着风微微浮动。小七望着他的背影,许久,终于说道:
  “我也想大奶奶了。”
  云楚猛地回过身来,还不及拭干颊边的泪痕。他凝视着她的眼睛,她那双同样湿润的眼睛。
  她在哭泣。
  他伸手抹去她颊上的泪痕,一面将她揽入怀中。她娇小的身躯就那样蜷在他宽大的臂腕里,不时地抽泣。...

© 江畔孤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